(tonyz moc)酒满星河花满楼 ChinaLUG-一醉方休

tonyZhang 7月前 617



天若有情天亦老,

酒满星河花满楼。


一,
我叫海格力斯,是一名角斗士。
昨晚是我二十岁生日,我赢得了第十七场竞技场连胜。
人们都为我欢呼尖叫,就连卡卡罗特将军也来观战了,

可是我并不快乐。


露西亚小姐向我抛来飞吻,我以为她会为我而留下来的,

可她还是转身离去,右手挽着萨博军官。


这里的酒听说有种神秘的花香,
我闻了,哪有什么花香,都是老板托尼的狗屁谣言。
不过我还是喜欢来这儿喝酒,因为可以看到露西亚小姐。

再大的烦恼,来一杯红朗酒就好。


上次我喝多了,梦见自己变成了风流倜傥的萨博军官。

左手家财万贯,右手美女如云,哎,这才是令人羡慕的人生啊!



二,
我叫萨博,是帝国骑士亲卫团团长。
人们都叫我黄金狮子,
一是因为我一头金发,枪法霸道,二是因为我家很有钱,非常有钱。

可是我并不快乐。


今天是我这个月第三次来这里喝酒了。
这里的酒,有一股金檀花香。
一到秋天,窗外的金檀花浓香四溢,酿入酒中,香得令人沉醉。

当然,楼下大堂的酒可没有这香味。那些粗鄙的下等人,哪里配喝这么高雅的酒。


好酒自然要配美女。
恩,你问我今天怀里的是谁?
伊莎贝尔?莉安娜?…

不不,这不重要,名字只是外在,重要的是心灵的交融,不是么?


别以为我只是个酒色之徒!
战场上我可从不手软,我曾单枪挑翻绿龙八大侍卫,孤身夜袭蓝狮国国王,
卡卡罗特将军替国王颁发红狮十字勋章的那天,全国都在为我庆功欢呼。

一回家我就把勋章扔地上了。


卡卡罗特将军?哼,名为国父,实为国贼!
那个出身卑微的泥巴种,仗着自己军功滔天,竟敢幽禁国王,权倾朝野,滥杀无辜。
那些只知歌功颂德的愚民百姓们哪知道真相,

总有一天,我会揭穿他的假面具,让世人知道来自纯正血统的黄金狮子的真正力量!


昨晚我喝多了,梦见自己变成了万人景仰的新将军。

创不朽基业,建万世功勋,哎,这才是令人羡慕的人生啊!



三,
我是卡卡罗特将军。
红狮王国,就是我一手扶起来的。

世人都说我创造了不朽基业,建立了万世功勋…


呵呵,只有我自己知道,荣耀之下的冷暖和危机。
这盛世,全系于我一人身上。
我在,盛世在,

我危,盛世危。


我这一生,杀了很多人。
敌人,对手,
只要敢拦在我面前的,现在全都死了。
我以为我赢了,再也没人敢来反抗我,

后来我才知道,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


托尼说我多疑而嗜杀,
哼,那些贵族们面上毕恭毕敬,背后却暗流涌动,不多杀几个立威,如何镇得住他们的狼子野心?
可惜,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没人知道,我已病入膏肓,全凭着金檀圣器续命至今。


托尼说,我不该杀这么多人,折寿。
那时的我不屑一顾,
呵呵,真是书生之见。
读书人最大的弱点,就是以为这个世界是讲道理的。

不用刀剑,难道跟敌人坐而论道么?


后来,我才慢慢明白,
不是所有的对手,都是敌人,

不是所有的敌人,都必须死。


你把他们都杀完了,就注定要在孤独,多疑,恐惧中结束一生,
就如现在的我。

只是现如今,我还有别的选择么?


新国王的秘密,尚不能公开,
金檀计划,还差最后一个环节,

在此之前,就让我替这个王国背负最后一程吧。


昨天我陪着乔装的新国王去了竞技场,看到那个所向无敌的年轻角斗士。
那种年少轻狂的青春气息,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输了大不了重头再来的年轻本钱,
令我想起了当年的自己。

年轻,才是最令人羡慕的人生时刻啊!


哎,要是上天再给我年轻一次的机会,就像那个角斗士那般充满活力,我的命运,红狮王国的命运,也许都会完全不一样…



四,
我叫木兰,是红狮王国的国王。
这是一个秘密,没人知道我就是国王,

更没有人知道,我是一个女孩子。


红狮国人人尚武,历届国王都是骁勇善战的英雄,包括我的父王。
可是,当他战死的消息传来,

举国震动。


我是他生前留下的唯一血脉,
多年来,卡卡罗特将军一直不让我与外界接触。
将军是父王生前的挚友,他以摄政的名义,对外强硬地保护着我。

因为我们都知道,若是尚武好斗的人民知道国王是个弱女子,恐怕会掀起轩然大波。


金檀计划,是将军和我的秘密。
一旦成功,我将摆脱柔弱的女儿身,成为一名勇猛的战士。

到了那时,红狮王国方能真正长治久安。


这些日子,将军总是抽空带我来竞技场,酒馆,
他说,要让我像个男人那样,慢慢熟悉刀剑的气息,美酒的味道。
他说我表现的很好。

我也很欣慰。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快乐。
作为一个国王,“快乐”似乎不该是在考虑范围内的事。

其实,有时候我更想像托尼那样,每天品着金檀美酒,朝看清晨日出,夕看黄昏日落,悠哉闲哉地过完一生,这才是令人羡慕的人生啊!



五,
我叫托尼,是这里的老板。
我有一棵金檀树,它的香味会令人沉醉。
人们在醉了的时候,总会说出藏在一些内心深处的话。

所以我开了这家酒楼,作为王国的秘密情报机构。


我见过许多人,
下到奴隶,上到将军。
他们都喜欢在我的酒楼里一响贪欢。
是啊,谁能抗拒美酒呢?

谁能抗拒自己内心的欲望呢?


每次当我把客人们醉酒后的梦话,报告给卡卡罗特将军的时候,
他总是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看着那棵黄金般盛开的金檀树,
那天晚上,他突然问我,

“你说,到底是世间的欲望滋养了这棵黄金树,还是这棵黄金树催生了人心的欲望?”


我是卡卡罗特将军唯一信任的人,
也许是因为我救过他的命,

也许是因为他知道我的身份,对他不可能构成威胁。


将军说我洒脱地不像个世俗中人。
我没有答话。
从未在草原上策马追风,
从未在酒楼里畅快豪饮,
从未在战场上快意恩仇,
这种从未年轻过的人生,真的完整吗?



============



小酒楼正面,精灵王子正在匆匆追赶他的女孩,“等等,你听我解释…”

一边的海王醉醺醺地路过,一边哼着小曲儿“遥远的东方有一条龙…”




夕阳下的海格力斯好像不太开心,因为拍完照后他的肩甲就要还给铁匠铺了,他还蛮喜欢这套肩甲的。




二楼露台上的两个女孩笑嘻嘻地望着楼下,

“我打赌一会楼下就会有人打架,你说呢?”

“好,输了的自罚一杯!”





露台另一侧有一位装扮酷酷的姑娘,

“这酒还行…呃儿,

好久没干架了,一会去把楼下那个角斗士揍一顿~

丫竟敢皮肤晒得比我还深…”




酒楼中间可以打开,一楼大堂,二楼雅座,三楼会所。




今天的吧台女郎刚做过头发,脑袋显得有些大。


巴德: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哦,又喝多了。



萨博:别小看我,我可是要成大事的人!


(你在看风景,我在看你。)


萨博:外面那个脸上有疤的人看着好烦,不过还好不是额头上有伤疤…

(为什么我会说这个?又喝多了么)






楼顶站着一位老将军。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谁说顶楼是会所来着?还没个厕所大!”







人去茶凉后的酒楼,只留下一个个传说在风中凌乱。




============


后记:

这是中古系列的收官之作,从一辆意外的战车开始,到一座奇怪的小楼结束,终于毕业。

做过太多的中古系列建筑,无论是宫廷风还是残旧风,有些疲了,所以这次换了下风格。

本想做成类似忍者城这样的大杂烩,然而受限于家里面积,最终放弃。

春节期间应该会把以前的moc拆一部分吧,腾出新空间。

不知道moc大佬们都是怎么对待以前的作品的。


最新回复 (3)
  • 超小熊 7月前
    2
    作文写得真好,作品也很棒
  • pig 7月前
    3
    意犹未尽,拆了着实可惜哇,寄给我们到付啊
  • ybybzgr 6月前
    4
    太有才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