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zealot 的 MOC《某一线城市的城中村》 乐乐镇2020“碧瓦朱檐”MOC活动

dreamzealot 1月前 370

这次的比赛项目是创造一个有“特色”的民居建筑,这让我想起我的老家——某一线城市中的一条城中村里面的那些“握手楼”;它们只是一些上世纪8、90年代,当地村民自建的普通民房,它们很普通,但它们也很“特别”,它们是这座城市另一面的一个小小缩影;

自我2岁搬离老家后,就很少回去,长辈们都搬到附近的楼盘,每年的祭祖饭也是在村外的饭店举行,这次回老家拍摄素材得要老爸带路,不然连老家祖屋在哪都找不着……

这次我选择了村子里面的一条小巷作为参考,把内容压缩到一块32x32的底板里,主角是两栋普通但很有我们村特色的民房;很多早期兴建的民房就是这样不加修饰的灰色水泥外墙(这里我偷懒了,村里的大部分民房的外墙都是贴着马赛克瓷砖的,又或者把墙体刷成黄色或者白色,但我没有足够的对应零件);民房大多是4-6层,这里缩减到3层半(太高摄影箱放不下);


村里的一些干道的交汇点就会有这样的公告栏,上面贴着房租出租广告或者其他信息;经过这2、30年来的发展改造,村子里面的基础建设也非常完善,最近在忙着管道施工,那条隔着老远都能闻到臭味的水渠终于处理完毕了。



很多民房的一楼都是士多(便利店),可以说每条巷子都会有一间,还有天南海北的各式风味的小餐馆,小商铺,理发店等等,可以说一下楼就能满足普通的日常需求;



小巷的宽度一般不到3米,跑不了汽车,但各种拉货的三轮车,电动车都能搞得交通堵塞;在一楼的高处,除了那些凸出来招牌,当地派出所的报警电话也是非常醒目的存在,在经过多次整改和打击后,村子里的治安已经进步不少,但你让我住村里,那只能先告辞了……


有些巷子头尾处都安装了监控,我表示有监控的存在能让人安心不少;当你在巷子中间抬头看时,你会看到墙体上布满了各种管道和线路,还有一些高压线在交错发展,空调外机偶尔会滴点水下来,即使没有太多的阳光,也会有人突破防盗网的限制把衣服挂到窗外……


握手楼之间的“一线天”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就是下图这样的感觉……


巷子中还会有一些更加窄小的后巷,宽度可能只有1米多,在这些地方,你能看到被遗弃的共享单车、垃圾桶,甚至有老鼠……


我的村子紧邻某个超大型的布匹市场,因此有很多制衣工厂或者小作坊,布匹市场的相关从业人员超过40W人,而居住或者工作在我们和隔壁村的外地务工人员就有15W人,而这些务工人员很大一部分来自湖北,受疫情影响,今年村子里冷清了不少,那些制衣工厂的老板拿着牌子,写着高薪聘请工人的新闻都上过好几次6点新闻了;



工人们一般都是包吃包住的,但吃的咋样,住的咋样,我不是很了解(毕竟我家没有开工厂),这图是我想象的……



如果从空中俯瞰整个城中村,你会发现会大片的蓝色遮蔽这各个楼顶,那是一种叫彩钢瓦的东西,工地上的那些活动板房就是用这种材质做的;有些村民为了逃避城管的建筑监管(多赚钱),会在楼顶用彩钢瓦搭建一个房间来出租,租金会便宜些。

城中村的人员生活密度很大,用水难免紧张,特别是高层住户,那就需要楼顶储水箱来补充供水。


可别小瞧这些巷子里面的便利店老板/老板娘,他们有可能是管理着附近几栋出租屋的二手房东!就像我家,除了出了治安案件或者要维修通渠,很少回村子里,就给点钱让楼下的便利店老板来管理和拿钥匙,租户的钱也是微信转给店老板再转给我家。


这种十几个平方带厕所和厨房的小房间就是村子里最常见的出租户型了,我家的出租屋比较靠村中心,因此只能租价约5-600一个月(今年还减租了),我的一位远房堂叔的出租屋在村口,离地铁站公交站不到10分钟路程,同样的面积租价能达到1K一个月;



出租屋的楼顶是很多务工人员的孩子的乐园,毕竟楼下车来车往太危险;而我自2岁离开村子后,上学上班都不在村子里,关于老家,脑海中只留下几个短暂的片段,与村子有关的童年信息只能在在2岁前拍摄的录像带和照片里寻找……

那个白色的是什么,信号塔呀……我的那位堂叔楼顶就装了一个,因为他的那些租客投诉信号太差……


写在最后:“城中村”是这个一线城市光鲜一面的里世界,它们就在CBD之间,在某985高校的马路对面,在商业景区的某个角落,随着城市发展,产业转移,追求更为光鲜的外表,它们在逐步消失,成为一栋栋密密麻麻的商品楼和商业中心,我的老家也不例外,最近家族群里传播的红头文件和电视新闻都在传递着老家要整体升级改造的信息,归纳成两个字就是要“拆迁”了,大约5年后,这照片中的景色将不复存在,但我并不觉得可惜,因为我家盼着拆迁很多年了[笑]……

最新回复 (2)
  • 老布 1月前
    2
    住过城中村,握手楼的感觉很接近。
  • acgshow 11天前
    3
    很接地气
返回